酷博平台

                                                来源:酷博平台
                                                发稿时间:2020-08-15 00:28:29

                                                当新冠肺炎疫情最早在中国暴发时,印度所有与汽车制造相关的活动都陷入停滞,全球产业对中国的依赖性暴露出来。因此,如果印度想在经济上与中国竞争,必须制定“十年计划”以达成以下目标:一是建立完善的工业基础和足以促进企业家精神的环境;二是允许技术和专门知识输入;三是制定更多长期、长效政策;四是推举富有远见的领导人来执行这些政策。遗憾的是,目前的印度还不具备这些条件。

                                                根据“牺牲在一线”的数据,已经有922名美国医护人员死于新冠肺炎。通过线上和线下多种渠道,“牺牲在一线”已经采集到其中167人的姓名、职业、年龄等具体信息。

                                                那么我们该如何解决呢?

                                                截至8月14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655例(其中重症病例36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9519例,累计死亡病例4634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4808例,现有疑似病例3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805075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0441人。

                                                近日,日本《朝日新闻》刊发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埃迪·格劳德名为《美国正朝着“褐色”变化》的文章称,新冠肺炎疫情把美国存在的严重种族歧视问题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有色人种病亡率比白人高、更难得到医疗服务,凸显的是结构性歧视问题。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57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905人,重症病例较前一日减少3例。

                                                当印度企业家准备着手做事的时候,他们不得不围绕罢工等劳工问题与工会进行事无巨细的争论。在中国,工人每10小时换班十分常见。此外,中国工人并不要求高额加班补偿,而且他们以产量计件作为激励手段——中国商品便宜的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工人的劳动生产率极高。

                                                《福布斯》杂志援引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作者安德鲁·陈(Andrew Chan)评论称: “对于如何在全美范围内妥善分配个人防护装备,美国没有全国性、集中化的政策,这是一个重大问题。” 安德鲁·陈近期发表的研究显示,与妥善防护的医护人员相比,防护较差的医护人员感染病毒的几率要高出30%。

                                                先前抵制中国产品的呼吁没有奏效的原因之一是印度缺乏制造能力。

                                                现在印度政府颁布的反华禁令没有任何意义。在没有发生边境冲突的情况下,莫迪原定于12月访问中国。近期,印度政府与新加坡的STEC公司签订了在Meerut-Dehradun路上修建隧道的合同。然而,这家公司实际上是中国上海隧道工程公司的子公司。现在中国人看不起印度——现在他们或许正在嘲笑我们抵制中国货的行为,因为这些抵制在实际上永远不会实现。当地时间11日,《卫报》和非营利机构“凯撒健康新闻”(Kaiser Health News)向公众披露了其共同发起的项目“牺牲在一线”(Lost on the Frontline ),这是一个纪念疫情期间死于新冠肺炎的美国医护人员并统计其信息的项目。